《黃帝內經.七遍運氣大論》釋析六節藏象論

 
   

作者:陳茂彬

 
   

摘自:易學縱橫錄(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出版)

 

 

         黃帝問曰:餘聞天以六六之節,以成一歲,人以九九制會,計人也有三百六十五節,以為天地,六矣,不知其所謂也?岐伯對曰:昭乎哉問也!請遂言之。夫六六之節,九尢制會者,所以正天之度,氣之數也。

解:餘聞天以六六之節以成一歲,聖人立言,古賢以解。六六之節即六步(今之六氣也),以配一歲三百六十五¼天也。人以九九制會(即下文九野為九藏也)。計人亦有三百六十五¼節(節即天也),以為天地六矣,所以說正天之度也,指一歲六氣三百六十五¼天,而人生於地球之上也應一歲運也。

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氣數者,所以紀化生之用也。

解: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一運六氣用來定日與月之行(即記載歷法也)。氣數者,所以紀化生之用也,氣數耆,廣義之意可以說記載歷法六十甲子之數,俠義之意可以說是記載運(即十天干化五運)與六氣也(即十二地支化三陰三陽各有所主也)。日、月的運行與天地的陰陽是有一定規律的,故說行有分紀,周有道理。

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歲,積氣餘而盈潤矣。立端於始,表正於中,推餘於終,而天度畢矣。

解:自立端(即立春),自立春開始至次年立春,即謂之一年。日行一度,地球繞太陽一周也(農曆定二十四節氣),一年月球繞地球(即地球繞太陽一周時間)十二次又三分之一,故每三年須置一潤月,故月行十三度有奇焉,大小月三百六十五日而成歲,積氣盈餘而成潤也。

帝曰:餘已聞天度矣,願聞氣數何以合之,岐伯曰:天以六六為節,地以九九制會,天有十日,曰六競而周甲,甲六復而終歲,三百六十日法也。

解:天有十日,是謂十天干代表紀十日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六個十日,故曰日六競而周甲,六個周甲,復而終一歲,故曰天以六六為節,是一年三百六十日的紀曆方法也。地以九九制會,即古聖賢立九分野,九野為九藏的《河圖》怎樣合以天度也。《河圖》實際是運氣學說的一個天文學和醫學預測病圖,相等於今之《五運》《六氣》圖。《河圖》與《五運》《六氣》圖結合起來便能利於學者更清楚的應用於臨床預測病和分析病機也。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於陰陽,其在九州九竅,皆通乎天氣。其生五,其氣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藏,故形藏四,神藏五,合為九藏以應之也。

解:其生五,其氣三,《五常政大論》中有五運四薄,衰盛不同,損益相從,願聞乎氣何如而名?何如而紀也。其不及奈何?太過何謂?摘此一段經文以解其氣三,三即一個藏有三個紀名名稱,平氣、不及、太過。如肝藏木,平氣曰敷和之紀數八,《河圖》數東方八,木不及曰委和之紀,於三,《河圖》數東方三,木太過曰發生之紀,邪傷肝。心臟火,平氣曰升明之紀,其數七,《河圖》數南方七,火不及曰優明之紀,於二,《河圖》數南方二,火太過曰赫曦之紀,邪傷心。脾藏土,平氣曰備化之紀,其數五,《河圖》數中央五,土不及曰卑監之紀,其四維,《河圖》數中央四維,土太過曰敦阜之紀,邪傷脾也。肺藏金,平氣曰審平之紀,其數九,《河圖》數西方九,金不及曰從革之紀,於四,《河圖》數西方四,金太過曰堅成之紀,邪傷肺。腎藏水,平氣曰崢順之紀,其數六,《河圖》數北方六,水不及曰涸流之紀,於一,《河圖》數北方一,水太過曰流衍之紀,邪傷腎也。《六元正紀大論》中五運之氣,亦復歲乎?岐伯曰:鬱極乃發,待時而作也。帝曰:請問其所謂也?岐伯曰:五常之氣,太過不及,其發異也。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太過者暴,不及者徐,暴者為病甚,徐者為病持。帝曰:太過不及,其數何如?岐伯曰:太過者其數成,不及者其數生,工常以生也。摘此一段經文以解其生五,即《河圖》數一、二、三、四、五都是生數,司天土五,在泉土五也都是生數五。因甲己《河圖》數五,太陰司天五,太陰在泉五,故脾藏在運氣學上來表示指有一個五字作代表,其餘四藏卻有太過,不及二個《河圖》數可表示,故《河圖》雖十一個數而實應九藏,九藏在《六元正紀大論》中以宮字代入故曰九宮。九宮的運用在《六元正紀大論》中便能體現《河圖》是一個天文學和醫學的預測圖。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如一個病人發病來預測,天干三成造成的,地支三成造成的,三成是人自己造成的,如婦人產育,小病醫成大病,皆人為也,故三而三之,合則為九,九分為九野,九野為九藏,故形藏四,神藏五,合為九藏以應之,即應天度六六之節也。

帝曰:餘已聞六六九九之會也,夫子言積氣盈潤,願聞何謂氣?請夫子發蒙解惑焉。岐伯曰:此上帝所秘,先師傳之也。帝曰:請遂聞之。岐伯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而各從其主治焉。

解:聖賢在《運氣學說》中以立有一年節序,五日說是一個候,三個候便成今之一個節氣,六個節氣謂之今一個季節,即四時也四季,四季春夏秋冬謂之一歲,也應三百六十五日法也。而有病各從其主治也。

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暮之日,周而復始,時立氣佈,如環無端,候也同法。故曰:不知年之所加,氣之盛衰,虛實之所起,不可以為工矣。

解:時立氣佈,周而復始,如環無端,故曰五運相襲也。五運相襲,必知氣之盛衰,正能了解病虛實的存在,才能治之,故曰不知年之所加,不可以為醫也。

帝曰:有不襲乎?岐伯曰:蒼天之氣,不得無常也,氣之不襲,是謂非常,非常則變矣。

解:蒼天之氣,肝藏木也,即指丁壬之歲,不得無常,氣之不襲,是謂非常,非常則變,六氣中,厥陰風木與少陽相火以分開預測病。而丁壬木運在五運中未分開。彬在實際分析病壬運以按少陽相火也,丁運分析病卻按厥陰風才也,故曰蒼天之氣不得無常。

 

 
 
 
 
 

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客戶服務中心

電話:( 0852 ) 26183861.      ( 0852 ) 26188861.

傳真:( 0852 ) 26181277

網址:www.168k.com  電郵:168@168k.com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亞皆老街 43-49 號雅佳樓6字 47 號

              Room 47, 6/F, Argyle House, 43-49 Argyle Street, Mongkok, 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