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與音樂治療

 
   

作者:李韋

 
   

摘自:易學縱橫錄(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出版)

 

 

摘要:二十一世紀必將是周易、人體科學的時代。以周易基礎理論為依據的中醫、氣功、人體科學,以其獨特、新奇的思辯、治療方式震撼了當今世界的醫學界。同時,以周易、氣功、人體科學為依據的人體特異音樂治療,則又是周易理論在治療上探索、實踐、應用的一朵奇葩。根據本人近幾年來,以音樂聲頻為載體,施以氣功功能和人體特異資訊治療,乃至一定規模的音樂資訊帶功報告並獲得一定成效的實踐,證實了周易理論的客觀真理性。同時,也說明了周易的理論曾經是、今後也必將是人類現代科學發展的理論基礎和指南。

本文著重論述了以下幾個問題:

一、音樂治療的物質、理論基礎。

二、周易的基本原理對音樂治療具有指導意義。

三、音樂治療的發展前景。

關鍵字:周易 音樂治療 人體科學

 

一、音樂治療的物質、理論基礎

音樂即心聲五音 則主五臟、通五行、變五色、禦五位 五氣 五方。旋律的流動,包含著音頻的變化,都是需要演奏(或演唱)者通過運動作功,才能實現的。而音頻(包括自然界堛漲U種音響),本身就是物質性的。可以通過測試,定出其頻率的赫茲數。若以聲波為載體,加以氣功功能(即宇宙人體場能)對患者施治,則患者常會產生脹、麻、涼、熱、氣等感覺,並可不同程度地看到各種顏色的景物等;且能達到調整陰陽,疏通經絡,補虛瀉實,治病、養身的目的。

西方人很早就開始注意音樂療法了。他們發現了音樂具有調心的作用。特別是抒情、優美的音樂,能夠相應地治療患者的某些疾病,可謂寓養生、治療於音樂欣賞之中,何樂而不為?進而,又發現了音樂的調式和聲等,對人體的養生、治療,也有一定的作用。於是這門學科就更加在西方盛行起來,至今不衰。

西方的音樂療法吻合了我國周易理論體系中的部分原理,並取得了一定的社會成效。據筆者考察,音樂用於養生、治療,最早可以追朔到我國二千多年前的遠古時期。據《呂氏春秋、仲夏、古樂篇》記載: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闋》。又曰:昔陰康氏之始,陰多滯伏而湛積,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氣鬱閼而滯著,筋骨瑟縮不達,故作為舞以宣導之。從中可以看出,其作為舞以宣導之的萌芽狀態的原始氣功導引療法中,是兼有音樂內容的。又據《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揚蔭瀏著)記載:這個時期的音樂是在詩、歌、舞三者的密切結合中間存在的。我國古代記載上樂和舞不分的情況以及樂舞歌舞、等辭彙的形成,便是由此而來。的史料內容上看,也證實了這一點。

到商、周時期,隨著周易理論體系的形成,中國的樂律體系也形成了。其理論基礎也是運用了周易的天──人觀樸素的唯物主義思想而引伸出來的。據《中國醫易學》(鄒學熹、鄒成永著)記載:在樂律方面,古以天地之氣的升降浮沉所發之音,名曰天籟;人處天地之間,其氣的升降浮沉所發之音,名曰人籟。關於氣的升降浮沉,古人以律管測知,……一年日行365度有餘,約當90000堙A這就是莊子扶搖而上者九萬里之由來,地氣上騰,今已知與地心熱力上騰有關。又曰: …… 古有十二律管,以候十二月之中氣 …… 並且,古代音樂家以十二支長度不同的律管吹出十二種高度不同的標準音,以作為定音之用,稱為律管。凡處於奇數位的律管,稱為律,為陽律;凡處於偶數位的律管,稱為呂(注:即是陰律──筆者)。由此可以看出,中國的樂律體系與周易體系中的陰、陽十二氣理論是完全一致的。據《中國古代音樂史稿》(揚蔭瀏著)記載:

中國周代已有了七聲音階和十二律,且一個律就是一個半音,十二律就是十二個半音 …… ,從阮鹹K⑥改良的四弦十二柱”“平均律”“漢琵琶到朱載土育《律學新說》平均律理論的出現,都證明了我國在古代時期就解決了當今世界通用的十二平均律體系問題。不僅如此,律呂數常按五行原理,將五音與五臟氣化現象結合起來分析問題,用以測知、調整人體的生理、病理變化。故此,奠定了五聲音階調式在中國的傳統地位。後來,又因調其旺、衰之需,而加進了 變音(即,變宮變徵。古譽為清角流徵之術──筆者);繼而成為五聲性七聲音階。儘管如此,由於易理與中醫,人體五臟的客觀對應關係,五聲主五臟的觀點,在中國醫學中得到了肯定。以五聲音階為主體的中國傳統的五聲調式體系,客觀上就形成了中國音樂的主流;並成為其音樂養生、治療的基礎。無疑地,這個理論與周易相關。

二、周易的基本原理對音樂治療具有指導意義

音樂治療,不僅需要具有相當的易醫理論知識和音樂藝術修養(包括術者本人的演奏或演唱水平,及中國民族五聲調式、樂器法、曲式、和聲、配器等方面的修養),更需要術者具有相當程度的氣功修煉的內功功力,並以此作為音樂治療的強大的物質、能量源。其治療效果除其易醫理論的水平,音樂修養的高低,臨床經驗的豐富程度以外,其術者修煉的,內功功力的深淺,常常是決定的因素。

近些年來,中國大陸上呈現了一片周易、氣功、人體科學的春天。各種功法,競相爭豔。然而,不管什麼功法,都是以其修煉者的功力作為衡量其水平標準的。據《中國氣功史》(李志庸編)考證,中國的氣功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而中國氣功中的內功修煉法內丹術,就是直接以《周易參同契》(東漢──魏伯陽著)一書為理論依據來進行修煉的。而《周易參同契》正是在《周易》基礎理論的指導下,假借周易爻象來論述煉丹、修仙的方法的。《周易參同契》一書的命名,與其理論來源和基本組成恰相一致。五代的彭曉,在其《參同契通真義序》一書中說到:參,雜也;同,通也;契,合也;謂與諸丹經理能而契通合也,正如魏氏自己在《周易參同契,五相類》中所說:大易黃老爐火三道由一,具出經絡。魏氏此書就是將大易、黃老、煉丹三者融合為一,從而建立起一個獨特的內丹氣功理論體系(這個體系中,大易是基本綱領與法則,黃老養性是中心環節,煉丹是表述該體系所用的特殊語言──筆者)。故此,《周易參同契》一書被後世尊為萬古丹經王,成為國際科學界公認的、世界現存最古的煉丹著作。音樂治療患者的過程,也是運用易醫原理與音樂中的五聲調式,演奏(或演唱)的音頻、節奏、和聲、配器、曲式等結合起來,靈活運用的過程。其術者可一人或多人進行。且,皆可。

自古以來,易醫相通,故有張介賓在《醫易義》中引孫真人的話:不知易,不足以言太醫。之說。中醫的基本原理,包括五運六氣天人合一陰陽五行臟腑經絡等,這些理論的建立,皆從易學而來。如:五運六氣,就是以五運配天干,推算年歲運;以六氣配地支,推算年歲氣。並以二者結合起來,說明天時、地理、曆法、五音等方面與醫學的關係,以推算自然界氣候變化對人類的影響。這本身就是易學天人合一理論的整體觀點。至於如何運用、通變,那就另當別論了。

天人合一,說到底就是整體觀。也就是宇宙全息統一論的觀點。音樂治療更是把人看成一個統一體,讓患者處於氣功場中的氣功狀態下,然後以音樂的聲頻為載體,並酌情施以氣功功力;按陰陽五行生、克、制、化、乘、侮的觀點,辯證施治,對其患者的五臟六腑及經絡進行總體性的調整,以達到陰陽平衡、補虛瀉實的效果。

音樂治療十分注意人的精、氣、神。通過氣功態的三調調身、調息調心──筆者),在優美動聽的音樂聲中,實現其精、氣、神的充實;從而,從根本上培補了患者的正氣,使邪不相干

音樂治療在音樂方面,更注重五音五臟的關係。其宮、商、角、徵、羽,分別與脾、肺、肝、心、腎相通。在音頻與功能的作用下,氣化出黃、白、青、紅、黑”“五色(筆者的實踐證明了這一點。經絡敏感的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大都隨著音樂的旋律,看到了不同的顏色)。筆者還運用五音、五色及音訣結合五行生克原理編創了一首種《歌唱功》,用以養生、療疾和開發人體潛能。

若在音樂治療中要側重對某一症狀進行治療,可在其臟腑的相應音頻上施以相應的功力,其臟腑就能得到雙向性的調整(因為氣功的治療是雙向性的──筆者)。如:肺疾患者,可用音治療;根據五行中土生金的原理,肺虛患者,還可以加強音以療之。這就是音樂利用五行的觀點,辯證施治,用於調整人臟腑的平衡。實踐證明,這是行之有效的。特別是五行相生的使用,對於強化患者的臟腑功能,有一定的效果。

另外,音樂的調式,對於人體的經絡也有疏導作用。宮調式的音樂,長於調整人脾、胃經絡方面的疾病,推而廣之,羽調式的音樂就長於調整人腎經上的疾病;若患者肝經上有病,可用角調式調之。然而對肝氣過旺的患者,也可查其虛實,根據五行原理,選用商調式制之。

在音樂治療中,除調式對人體作用外,節奏方面也對人體起著不同的作用。一般地說來,音樂治療適應于優美、抒緩、方整性的節奏,除特殊需要外,一般不適宜用強烈的節奏音型。強調其悠、柔、圓、遠的基本原則。當然,對某些屬於需要攻下的疾病,那就另當別論了。

在音樂治療中的和聲配器方面,因其組合有五行生、克、制、化等方面的因素,所以,音樂和聲的組合儘量地用其相生。和聲和配器的色彩方面,多以明朗、透徹、清淡為宜。樂器的採用也以接近人聲為好(最好是中國的民族樂器──筆者)。

樂曲的風格,最好選鄉土氣息較濃的,以利於患者進入佳境。至於選用樂曲的曲式,根據治療時間的長短,一般多宜選用單三段體曲式迴旋曲式變奏曲式變奏迴旋曲式。曲式,以中小型曲式為宜,除特殊需要外原則上不用大型的曲式。

又,在音樂形式方面,強調根據需要而定。既可以人聲輕吟,又可為混聲合唱;既可以獨弦單操,又可為交響詩篇。總之,需靈活通變才行。

除此之外,音樂治療根據周易天人合一的總體觀,還要強調患者的主動配合,以發揮患者的主觀能動性,取得最佳的療效。

三、音樂治療的發展前景

音樂治療融音樂、中醫、氣功、人體科學為一體,寓養生、治療於音樂藝術欣賞之中;是中醫與音樂藝術、氣功、人體科學相結合的一門新型的邊緣科學,其發展前景是十分可觀的。因為音樂本身就具有廣泛的社會性。一首優美、動聽的音樂,為什麼人人喜愛?那是因為音樂可以調心。聽眾可以不通過語言的交流,而直接用心靈去感受她的美、她的內涵。因此,她又是國際性的。的確,中國的民族音樂本身就是世界音樂寶庫中的一部分。

音樂治療的發展可以從兩個方面去進行。

1、縱向發展:

音樂是聲波的震動,它具有一定的頻率。音即心聲,心臟、脈搏的跳動也都具有一定的頻率,這是用現代科學比較容易測量的部分。但是,人對宇宙的認識是無止境的。根據現代科學原理,宇宙的聲頻中還包含著現代科學手段難以測量的超聲波的次聲波。道家佛家氣功中的咒語,就是這一類的聲波(從音樂的角度講,這種聲波已構成了音樂的動機樂節片斷───筆者)。咒語,在氣功中又叫真言密咒。這種密咒分口密心咒兩種。口密是人通過語言的聲頻來溝通信息的。而心咒,則是一種心聲,它是人不直接發聲,而在自己心媕q念咒語的一種方法。這在我國佛家密宗氣功中又稱之為梵語特音。音樂治療是需要相應的物質能量做其後盾的。其療效則常常取決於術者功力的大小。咒語,不但可以作為氣功修煉中的一種應用方法,還可以直接運用咒語的念誦來治病療疾。在佛家的氣功系統中,就總結了一整套的真言療法。而道家奇門功法類也直接運用周易原理,總結出了奇門宇宙語,用於修功、治病和開發人體潛能。

2、橫向發展:

大道無形,音樂治療的範圍廣闊無比。《周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她既可以從個體人心的深層意識中去發微、闡幽,又可以通過特音、乃至宇宙語去打開自身溝通宇宙的穴道,直接獲取宇宙的資訊及能量。她既可以在患者身邊吟奏施治,又可以遠距離療疾於海角、天涯……這簡直近乎于天方夜譚了!

然而,究其實質,也不難理解。超距離治療,這是我們這個資訊時代氣功治療中的一種超常治療方式。其治療效果無疑地與施術者高深的內功功力有關。其次,按照氣功界的行話講,還要有緣。因為氣功也不是萬能的,宇宙間本來就不存在什麼萬能的靈丹妙藥。任何事物都是宇宙在特定時空點上的結合。所謂者,也。真誠所致,金石為開兩心相撞,必生火花!這就是《老子》二生三理。若患者較有悟性,深信施術者能治好他的病,並能在施治過程中與術者在心靈深處感應、溝通,患者就有可能治好。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投緣了。超距離治療,還可以利用現代化電訊工具為其傳輸資訊。功力高深的施術者,也可以什麼也不用,直接調動宇宙能量,通過心靈來感應、溝通和傳輸治療資訊。即尤如神話中所說的一般:治病於千里之外也!這有點類似于現代心理學中的心靈感應,但是,在這種超距離治療中,施術者是用了外力的。就其原理,也是根據周易天人合一的理論指導下,變通運用的。這和現代宇宙全息統一論大宇宙和小宇宙全息並統一的觀點完全相吻合。

超距離治療將為音樂特異治療開闢出非常可觀的前景:不難設想,特異音樂治療的資訊,將可能通過衛星、廣播、電視等傳播媒介傳輸到全世界!……

結束語:

綜上所述,音樂治療是一門多層次,多學科組合的、新型的邊緣科學。她,以周易的基本原理為理論基礎,與中醫、氣功、人體科學相結合;以聲波為載體,用宇宙能源為後盾;寓養生、治療於音樂藝術欣賞之中,融無形大道辯證施治”“千堙B萬里之遙!她,必將為人類的醫療事業開闢出新的途徑、帶來新的生機、結出新的碩果。她,一定能在藝術醫療的百花園中,不斷地散發出陣陣沁人肺腑的芬芳……

注:

五音: 角、徵、宮、商、羽。

五色: 青、紅、黃、白、黑。

五位: 風、暑、濕、燥、寒。

五氣: 怒、喜、思、憂、恐。

五方: 東、南、中、西、北。

阮鹹: 中國秦漢時期的音樂家,曾運用平均律改良秦琵琶漢琵琶。此漢琵琶後稱為

朱載土育:中國明代的自然科學家、藝術家。是世界上第一個解決十二平均律的數理和計算理論的人。

梵語: 為印度瑜珈語。其意為宇宙的精神、資訊、能量。有音樂,為梵音

作者通訊位址:中國四川省成都市四川音樂學院音樂研究所

郵編:610021

 

 
 
 
 

中國哲學文化協進會客戶服務中心

電話:( 0852 ) 26183861.      ( 0852 ) 26188861.

傳真:( 0852 ) 26181277

網址:www.168k.com  電郵:168@168k.com

地址:香港九龍旺角亞皆老街 43-49 號雅佳樓6字 47 號

              Room 47, 6/F, Argyle House, 43-49 Argyle Street, Mongkok, HK.